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应莹:离婚还没和徐翔交流过,查封时资产200亿出头

婚姻 时间:2019-04-03 编辑:诚信在线企业邮局 浏览:
沉寂两年有余的“私募一哥”徐翔,被一纸离婚诉状再度拉回公众视野。而涉及上百亿的财产分割,瞬间点燃舆论,也唤起尘封往事。 4月2日,徐翔妻子应莹向新京报记者提供了离婚起诉状,其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提起四点诉讼请求:判令应莹和徐翔离婚,判令双

  沉寂两年有余的“私募一哥”徐翔,被一纸离婚诉状再度拉回公众视野。而涉及上百亿的财产分割,瞬间点燃舆论,也唤起尘封往事。

  4月2日,徐翔妻子应莹向新京报记者提供了离婚起诉状,其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提起四点诉讼请求:判令应莹和徐翔离婚,判令双方所生之子由应莹抚养,请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本案诉讼费由徐翔承担。

  电话那头,应莹的应答始终显得乐观与自信,只有在谈及徐翔被捕后一家的生活时略显疲惫。“这三年多以来,我主要以照顾老人和孩子为主,主要经济来源是靠朋友帮助,肯定是辛苦的。”

  对于外界质疑的“技术性离婚”,应莹表示:“我没有想那么复杂,只是一步一步走下来,考虑了很久,然后做了这个决定。这里有财产的因素,也有家庭的因素。的确,我也要为孩子的将来考虑,为了孩子会比较多一点。”

  对此,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魏碧莲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其主诉中直接反映出了应莹离婚的直接目的,但至于背后的其他动机,目前还不好揣测。但不难看出,应莹在徐翔即将面临执行巨额罚金的当下申请离婚,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保障应莹个人的合法财产。

  提出离婚


  “我还没跟他交流过,不清楚会有什么反应”

  起诉书显示,应莹与徐翔相识于1998年,当时她19岁,徐翔21岁,两人于2000年左右确立恋爱关系,2004年1月18日登记结婚。婚后初期夫妻感情较好,但徐翔于2017年1月22日被判决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徐翔长期被关押,应莹只能独立抚养孩子,生活困难,致夫妻关系失和,现要求离婚,孩子的抚育权、财产依法处理。

  “离婚的事,我还没跟他(徐翔)交流过,不清楚他会有什么反应。”应莹表示:“现在没有想到以后那么远,这些后面的事情,都没有想过,包括离婚的案子会怎么样,律师也没有给我很明确的结果,现在是一步一步走着看。”

  2015年11月1日,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1年多后的2017年1月,徐翔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案件中违法所得约93.37亿元。

  坊间一直传言,人称“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的徐翔,1996年高中毕业后用父母出资的三万元入市炒股,到2012年底时,徐翔管理的泽熙系资金管理规模已突破100亿元。

  原泽熙投资总经理叶展曾撰文表示,徐翔是一位非常专注的投资者,通常情况下,徐翔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每天一早,泽熙开始晨会,每位研究员汇报市场信息和公司情况,开盘后进入交易室,交易时间绝不离开盘面,中午一般与卖方研究员共进午餐,下午继续交易,收盘后又是一到两场路演,晚上复盘和研究股票。

  引发争议

  回应“技术性离婚”:离婚有财产因素也有家庭因素

  对于应莹提出离婚外界有颇多猜测,其中“技术性离婚”最引关注——应莹与徐翔为“假离婚”,真正目的是保全徐翔的资产。

  “我没有想那么复杂,只是一步一步走下来,考虑了很久,然后做了这个决定。的确我也要为孩子将来考虑,为了孩子会比较多一点。”应莹告诉记者:“这次提出与徐翔离婚,有财产的因素,也有家庭的因素,各种因素在里面。”

  而对于其离婚主要是因为婆媳关系不和的猜测,应莹表示:“家庭的事不太希望对外面说。”

  事实上,徐翔名下多项资产,均在其母亲郑素贞和父亲徐柏良名下。以徐翔为法定代表人的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12月7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分别由徐翔及其母亲郑素贞和父亲徐柏良分别持股40%、55.2%和4.8%,应莹是公司监事,不持有任何股份,徐翔为执行董事。

  此外,记者梳理发现,徐翔所控制的多家上市公司几乎均由郑素贞或徐柏良控制。

  当记者问及“您对此是否有想法时?”,应莹表示“我不方便说。”

  财产分割

  应莹:查封时资产200亿出头 合法资产要分割

  采访中,法院对查封资产迟迟未能甄别完毕,让应莹颇为不满。

  “对于现有被查封的资产,我只能说一个大概的数字,我这边也没有明确的数字,而且股价也一直在变化,查封的时候我们家的资产在200亿出头。”应莹表示,“案件判下来也已经两年多了,该查什么都查清楚了,但法院一直还以财产权属还在甄别过程中为由,一直没有给我明确的答复,这是我很不理解的地方。”

  “判决的时候,违法所得大概是93.37亿元,这是同案三个人的违法所得,这个已经没收了。剩余的就是合法的资产,我希望法院甄别清楚,哪些是属于我们夫妻的,然后进行分割。”应莹表示,“包括当时划扣的93.37亿元,我希望法院也要甄别清楚,哪些是徐翔的违法所得,可以划扣,他人的违法所得不能加在徐翔上面。这个事情,我跟法院沟通过,法院的意思是,最终会算清楚,徐翔头上多少就划扣多少。”

  根据法院判决,同案的还有王巍与竺勇二人。徐翔单独或与王巍、竺勇共同与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合谋后,按照徐翔等人要求,由上市公司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控制上市公司发布“高送转”方案、释放公司业绩、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信息的披露时机和内容。

  徐翔、王巍基于上述信息优势,使用基金产品及其控制的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进行涉案公司股票的连续买卖,拉抬股价,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接盘上述公司股东减持的股票等方式获得巨额利益,其中,徐翔组织实施了全部13起证券交易操纵行为,王巍参与8起证券交易操纵行为,竺勇参与5起证券交易操纵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