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宝莱坞寡头”:印度超级富豪的崛起

环球银幕 时间:2019-06-12 编辑:诚信在线企业邮局 浏览:
原标题:“宝莱坞寡头”:印度超级富豪的崛起 编者按:作为人口大国,印度在经济力量迅速增长的同时,社会分化必将影响国家和人民的命运。今年,印度将是世界上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在过去20年中,印度的经济发展速度史无前例,经济的扩张,帮助几亿人

原标题:“宝莱坞寡头”:印度超级富豪崛起

编者按:作为人口大国,印度在经济力量迅速增长的同时,社会分化必将影响国家和人民的命运。今年,印度将是世界上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在过去20年中,印度的经济发展速度史无前例,经济的扩张,帮助几亿人脱离贫困。与此同时,贫富差距不断拉大,最富有10%的人收入竟占国民收入的一半以上。经济和社会发展之间的矛盾,将给印度和亚洲的未来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本文编译自the Guardian的原题为“The staggering rise of India’s super-rich”的文章。

5月3号下午4点45分的时候,有个身材矮小的印度人走过伦敦的旧康普顿街,脚步匆匆。他压低头,仿佛不想让人看见。帕尔(Anuvab Pal)当时正坐在附近的一家面店靠窗的位置,一眼就认出了他。“他个子很小,但是那张脸,在印度可是家喻户晓,每天都出现在各个报纸的头条里。我就知道是他。”

走在街上的英国人估计擦肩而过,都不会多注意。这或许也是他千里迢迢逃到英国的原因。这个在周三下午快步穿过Soho区的印度人正是尼拉夫·莫迪(Nirav Modi),来自印度的珠宝商、亿万富翁,也是国际通缉的逃犯。

在二月份时,莫迪被指控犯下欺诈罪,涉案金额达到18亿美元,逃出印度。莫迪被指控践踏体制,其公司从一家印度大银行非法获得预付款。消息传出后,莫迪很快就不见踪影。印度的新闻怀疑他躲在香港或纽约避风头。印度法庭已经发了逮捕令,但是警察没能找到他。

帕尔本是孟买的一个独口相声喜剧演员,在英国表演期间,在街头看到莫迪实属偶然。“我每天都去这家面店,吃碗面然后去剧院。”帕尔说,“我一般都坐在窗边,那天却突然看到莫迪走过。他没剃胡须,带着苹果无线耳机,行色匆匆。”

又过了一个月,媒体终于赶上了莫迪的脚步。6月份开始,记者有了他行踪的线索,猜测他可能会在英国寻求政治避难(莫迪否认自己有过失,也没有理会我们的采访请求)。与此同时,他加入了伦敦最臭名昭著的一个集体:印度亿万富翁组成的小群体,他们都是在印度爆出丑闻之后,逃到英国首都大富豪

这个流亡在外的巨头集体中,最显赫的莫过于印度的“好日子之王”(King of Good Times)维杰·马尔雅(Vijay Mallya),曾经的航空和酿酒业巨头,他让“翠鸟”啤酒成为国际品牌。几年前,马尔雅是印度最受赞誉的实业家,留着复古的鲻鱼头(头顶短后尾长),过着浮夸的生活。但是在2016年年初,印度政府就“翠鸟”航空相关的非法行为起诉了马尔雅,“翠鸟”航空在2012年破产,留下一大堆债务,还有工资被拖欠的愤怒的员工。在面临财政操作不规范指控的同时,马尔雅拒绝支付贷款债务,悄悄登上了前往英国的飞机。

和莫迪一样,马尔雅也拒绝承认自己有过失。上个月,马尔雅发表了冗长的声明,控诉印度政府对他的“欲加之罪”。某种程度上,他所言非虚。因为印度的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与尼拉夫莫迪不是一家的)最近确实压力很大,要将(可能)流亡在外的巨头们抓回来,让他们伏法。

马尔雅和莫迪都属于印度亿万富翁,这个群体数量日渐增加,据福布斯杂志的统计,现在印度已有119个身价达到十亿美元的富翁。去年,他们的资产总计达到4400亿美元,超过除美国和中国之外所有国家的收入。相比之下,印度的人均年收入仅1700美元。虽说印度经济发展还在早期,但极度富裕的新精英阶层积累财富的速度和量 ,远超历史上的其他财阀政治的国家。

“宝莱坞寡头”:印度超级富豪的崛起

在二月的一场抗议中,尼拉夫·莫迪的人像被贴在墙上。

纳伦德拉·莫迪在2014年以压倒性优势赢得选举,他承诺将控制住不断爆发的腐败的丑闻。过去十年中,印度一直丑闻缠身。很多丑闻主角都是名声在外的实业家,有些直接被控诉贿赂,有些财政管理不善,却设法逃脱制裁。于是人们投票给了莫迪,希望这个“贫苦茶商的儿子”可以带来清廉的政治和快速的经济增长,让印度摆脱“裙带资本主义”的称谓。

“宝莱坞寡头”:印度超级富豪的崛起

裙带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又称官僚资本主义、朋党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密友资本主义、关系资本主义,描述一个经济体中,商业上的成功与否取决于企业、商界人士和政府官员之间的关系是否密切。这种偏袒可能是表现在法律许可的分配、政府补助或特殊的税收优惠等等。图片来自Campustimes

纳伦德拉·莫迪就职时宣誓,将会把自己置于规则之上的极富阶层拉下马。这个国内最富有的群体,有时也被称为“宝莱坞寡头”(Bollygarch),适用于剩下13亿国民的规则,似乎无法约束他们。他们中很多人躲在伦敦或其他城市。像马尔雅和尼拉夫莫迪这样逃脱法律制裁的人,某种程度上,宣告莫迪总理承诺的失败。《印度时报》去年的头条这样写道,印度政府在打击腐败方面,“长路漫漫”,马尔雅的引渡“道阻且长”。

莫迪总理正在准备明年的大选,要再度当选,估计得打一场硬仗。现在,他正想办法打破人们的悲观印象:印度政府既无法制裁贪腐富豪,也无力应对富起来的精英阶层和他们爆出的丑闻。 “这场战役的目标,是让印度的巨头服从法律。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IDFC机构的主席亚伯拉罕(Reuben Abraham)这样说道。“实现这个目标,对于印度的政治和经济未来至关重要。”

一直以来,印度都是阶层分化明显的社会。不同的种姓、种族和宗教信仰将人们分隔开来。直到1947年,国家获得独立之前,人们受到大英帝国殖民者、不计其数的土邦主和地区封建独裁者的统治。甚至在获得独立之后,印度一直是个贫穷的国家,社会主义的领导者制定的国家经济发展模式效率非常低下,几乎完全不参与全球贸易。一段时间后,印度国内确实更平等了,因为当时的精英阶层就西方工业化的标准来说,算是很穷的。

但局面早已改观。过去的30年来,印度上层社会爆发了致富潮流。在90年代中期,只有2名印度人登上了福布斯年度亿万富翁排行榜,两人的财富加起来才30亿美元。但是在1991年,印度经济逐渐对外开放的大背景下,情况很快有了变化。截至2016年,印度有84人进入福布斯富豪榜。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当时印度的经济总量大约在2.3万亿美元。中国的GDP在2006年水平相当,但是进入富豪榜的人只有10人。在同一个发展水平线上,印度的富豪数量却有八倍之多。

这样的财富增长,当然是喜人的。今年,印度将是世界上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在过去20年中,印度的经济发展速度史无前例,经济的扩张,帮助几亿人脱离贫困。

但是,印度还没摆脱贫穷:据瑞士信贷集团的调查,2016年,只要资产超过32892美元,在印度就属于最富的1%了。而全国最富的10%, 收入占到国民总收入的55%,这样高的比例,比任何其他大国都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