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亲子鉴定出错致错养儿子23年 重庆一母亲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

婆媳 时间:2019-08-31 编辑:诚信在线企业邮局 浏览:
重庆母亲朱晓娟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元。(视频截图) 失散多年的母子团聚。 河南高院1996年出具的亲子鉴定结论显示,朱晓娟和许盼盼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重庆母亲朱晓娟几十年的人生像遭遇了过山车,儿子出生1岁零3个月时被保姆拐走,随即河南高院的

亲子鉴定出错致错养儿子23年 重庆一母亲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

重庆母亲朱晓娟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元。(视频截图)

亲子鉴定出错致错养儿子23年 重庆一母亲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

失散多年的母子团聚。

亲子鉴定出错致错养儿子23年 重庆一母亲状告河南高院索赔295万

河南高院1996年出具的亲子鉴定结论显示,朱晓娟和许盼盼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重庆母亲朱晓娟几十年的人生像遭遇了过山车,儿子出生1岁零3个月时被保姆拐走,随即河南高院的一纸DNA鉴定让他们全家“团聚”。然而,让她震惊不已的是,2018年3月,重庆一份权威DNA鉴定报告显示,她真正被拐走的儿子这些年一直生活在四川南充,这意味着先前那份鉴定报告是错误的。

5月27日,她状告河南高院做出错误DNA鉴定报告侵权一案,在重庆渝中区法院进行证据交换及庭前调解,她索赔各类损失共计295万余元。

A/失子之痛

1岁儿子被保姆抱走

一纸DNA鉴定让母子“团聚”

时光倒流到1992年6月。

朱晓娟是重庆一家医院的护士,丈夫是一名从事宣传工作的干部,当初他们居住在重庆渝中区解放碑附近。

“那时我们夫妻俩都很忙,儿子1岁零3个月时我们请了一个保姆。”朱晓娟对记者说,保姆交给他们的身份证显示她叫罗宣菊,重庆忠县人,“20多年后才得知她的真名叫何小平,四川南充人,当时一代身份证上的照片很模糊。”

同年6月10日,是保姆何小平到他们家上班一周的日子。这天早上,朱晓娟像往常一样匆匆忙忙去上班,而丈夫前一天到合川出差未回。

当天中午,朱晓娟的母亲到她家去看望外孙,发现房门敞开着,保姆和外孙不见了,有邻居称当天早上曾看到保姆抱着孩子出去了,保姆说是去买菜,但一直没有看到她回来。当时吃完午饭正打算午休的朱晓娟,突然接到母亲电话称家里出了大事儿,保姆把娃儿抱走了。朱晓娟回忆说,她大哭一场并立即赶回家,正在重庆合川出差的丈夫也紧跟着赶了回来。

夫妻俩发动亲朋四处寻找,他们找遍附近所有大街小巷,通宵未眠,一无所获,他们便向渝中区朝天门派出所报案。

后来,他们的足迹踏遍全国,刊登了无数寻人启事,但还是没有儿子的音讯。

1995年12月,他们听说河南兰考县公安局在打击拐卖妇女儿童专项行动中解救了一批被拐卖儿童,其中被取名为许盼盼的男孩疑似他们的儿子。夫妻俩赶到后,在家住河南开封的兰考县公安局局长许大刚家看到了许盼盼。

为慎重起见,夫妻俩决定做DNA鉴定,兰考县公安局遂委托河南省高院做亲子鉴定,朱晓娟夫妻缴纳了1500元鉴定费。

1996年1月15日,河南省高院出具了(1995)豫法医鉴字第19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亲子关系鉴定》,结论为许盼盼与朱晓娟夫妻具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B/晴天霹雳

保姆投案自首

亲儿子26年后突然回家

面对这份报告,夫妻俩深信不疑,随后他们将许盼盼接回重庆一起生活。

在后来23年的岁月里,夫妻俩对许盼盼倾尽全力创造良好的教育环境,呕心沥血地将他抚养成人。

然而,他们愈合好的伤口,多年后随着重庆一份权威的DNA鉴定报告,再次被撕裂得血淋淋的。

原来,2018年1月,有媒体报道称四川南充一名叫何小平的女子曾到当地警方主动投案,称她早在1992年从重庆渝中区解放碑抱走一名小男孩,后取名刘金心,对方如今已长大成人,多年来一直跟随她生活在南充顺庆区,她自称想赎罪要替他寻找亲生父母。

媒体的报道直接指向了朱晓娟,重庆渝中区警方也立即展开调查。

为查明事实真相,渝中区警方委托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进行亲子鉴定。

2018年3月前后,朱晓娟收到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的《DNA检验报告》,确定她与许盼盼的亲权关系不成立,与刘金心的亲权关系成立。

晴天霹雳!

26年后,亲生儿子刘金心突然回家,当年一个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天真儿童,突然以一个饱经沧桑,历经坎坷的陌生男子的相貌出现在她面前,这令她悲喜交加。

事后调查得知,当年保姆何小平抱走朱晓娟儿子后,在重庆乘长途汽车直接回到了南充顺庆区农村老家。

朱晓娟痛苦地告诉记者,当初正是基于对河南省高院那份鉴定结论的无限信任,她以为费尽周折终于寻回了丢失的儿子,抚平了“失子之痛”,但后来出现的变故让她的人生像遭遇到了坐过山车,此起彼伏难受不已。

她哽咽着说,她很想知道当年河南省高院的那份鉴定报告究竟是如何做出来的?

C/状告法院

向河南高院索赔295万余元

朱晓娟今年55岁,当初事发时家住重庆渝中区解放碑,目前住在重庆南岸区。

2018年9月,她向重庆渝中区法院提交起诉书称,22年前基于对河南高院鉴定结论的无限信任,她以为找回了丢失的儿子,以为抚平了失子之痛,而后重庆的一纸权威的鉴定结论,把她早已愈合的伤口撕开一条血淋淋的口子,令她痛苦不堪。

她说,一切都证明了河南高院当初做出的那份DNA鉴定结论是错误的,对方的错鉴行为给她造成了无法弥补、伴随终身的伤害。

她噙泪对记者说,此事带给她的精神层面上的损害以及整个家庭命运被改写的事实,将永远无法修复和逆转,她便向重庆渝中区法院起诉河南高院,索赔经济损失195万余元,同时要求对方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0万元。

今年3月25日,渝中区法院经审查认为,她的起诉符合法定受理条件,决定立案审理。

最新进展

河南高院承认

“1996年出具亲子鉴定结论错误”

5月27日上午,双方在渝中区法院进行证据交换及庭前调解。索赔金额方面,双方悬殊较大,调解未果。

朱晓娟给记者出示了一份盖有河南高院公章的民事答辩状,上面的落款时间是5月10日。河南高院表示,他们对此高度重视,通过咨询有关专家,积极查找鉴定结论出现错误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