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我们能从美国体育管理机制中学到什么?-新华网体育

健康 时间:2020-07-07 编辑:平心在线企业邮局 浏览:
新华网北京3月12日电 自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思想、目标任务、重大原则,我国体育管理体制改革深入推进,坚持问题导向,着力解决行政、事业、社团、企业四位一体的弊端,努力构建小政府、强社团、大社会的体育发展新格局。因此,了解

   新华网北京3月12日电 自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导思想、目标任务、重大原则,我国体育管理体制改革深入推进,坚持问题导向,着力解决行政、事业、社团、企业四位一体的弊端,努力构建小政府、强社团、大社会的体育发展新格局。因此,了解和学习发达国家体育治理体系有利于我国体育事业深化改革的进程。

   此篇文章,我们将具体了解美国体育管理机制,旨在帮助我国在体育管理机制改革中发展出符合自身国情的体育治理模式。

   1.美国体育政策的演变

   基于美国体育的发展方向和不同时代典型特征,我们可以把美国体育划分为三个阶段:

   发育阶段(19世纪中期-20世纪初)

   1848年第一个体育协会组织——纽约棒球协会成立,标志美国体育发展步入到了由社会组织管理的新形势,表现出普及度和组织度的提高,一定数量的运动项目开始符合现代竞技运动的一些基本条件,并开启了创新之路(具体情况如图1所示)。

   该阶段有4个发展方向:体育向教育的转型;体育项目趋于社团组织化管理,现代竞技项目建立联盟;体育项目及意识的创新和改造,其中添加大量美国元素;相关法律政策的出现,职业体育开始受到美国政府政策的支持以及法律的保护。

我们能从美国体育管理机制中学到什么?-新华网体育

   △图1:19世纪中期—20世纪初美国体育发展历程(来源:公开信息整理)

   发展阶段(20世纪20年代-70年代末)

   20世纪20年代美国休闲与娱乐协会成立,体育联盟相继获得反垄断豁免。美国体育的全民性和商业性都有极大的发展。同时,体育不仅成为美国社会、经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在一定程度上为世界体育发展引领了方向(具体情况如图2所示)。该阶段也包含了4个发展方向:出台和完善体育教师、体育课程、国家体育等标准;出台相关法律保证体育权利平等化建设;出台相关法律确保业余体育的统一管理;制定专门的职业体育法律,保护职业体育发展。

我们能从美国体育管理机制中学到什么?-新华网体育

   △图2:20世纪初—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体育事业发展历程(来源:公开信息整理)

   成熟阶段(20世纪80年代后)

   1980年《健康公民1990》出台,标志美国体育上升为国家战略,步入成熟和稳健的阶段。政府极度重视体育发展,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也进一步完善和保障了美国体育的发展体系(具体情况如图3所示)。这一时期,美国体育的主要发展方向有3点:制定国家体育与公民健康政策,组成一套体育健康运作系统;完善相关体育法律;体育教育的同步发展。

我们能从美国体育管理机制中学到什么?-新华网体育

   △图3:20世纪80年代后美国体育发展历程(来源:公开信息整理)

   2.美国体育治理逻辑和模式

   从美国体育的发展历程中我们可以发现,美国体育因其所建立治理模式的逻辑不同,而与别国有所差异——其发展以社会团体和公民自发为基础,政府制定相关政策和法规进行保障(如图4所示)。

我们能从美国体育管理机制中学到什么?-新华网体育

   △图4:美国体育治理逻辑导向图(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相比于别国,美国体育治理模式的建立逻辑有两个特点:一是美国宪法对于体育相关权利的设定,第一部宪法(1787年)规定“联邦政府不涉及教育,更不能直接涉及体育”,因此联邦政府机构不能以行政手段直接介入到体育治理当中;宪法修正案(1791)规定:“宪法未授予各个联邦,也未禁止各州行使的权力,分别由各州或由人民保留”,因此体育治理的权利由各州政府和民间社团保留,奠定了各州对体育自治权和体育社会组织自治权的法律基础。二是美国独特的体育文化—“肌肉崇拜” :由于美国是个移民国家,其体育文化和体育项目的发展也相对自由,加之“欧洲体操”的引入和美国“新教”思想改革,使得人们对肌体健美和竞技体育都有独特的狂热。美国社会十分推崇体育文化,国民十分热爱体育,极度渴求国家体育事业的发展,也希望自身能投入到体育事业的发展中。

   基于这两个特点,美国体育搭建起了符合自身情况的体育治理模式,即公民自发参与、社会组织主导和政府辅助治理。至此,美国通过鼓励群众体育发展、扶持校园体育发展、保障商业体育发展和完善竞技体育发展等方式促成了美国体育的发展,从而带动全民健康、教育规范化、经济价值充分发掘和进一步提升国际影响力的目标。

   基于体育治理的基础逻辑,美国现当下采取了五个共同发展的体育治理模式,分别以业余体育、竞技体育、中小学体育、大学体育和职业体育为治理对象。其中,在以社会组织作为治理主导者的前提下,政府所扮演的角色大不相同:对于业余体育组织,政府会制定相应发展规划并与其他社会组织相合作进行治理;对于奥委会及高校大学生联盟,政府分别仅会提供支持或监督、把更多的治理权利赋予组织自身;此外,政府会用地理分权治理的方式治理各州教育局及地方学校、用政策去引导职业联盟发展,而政府介入感依次下降(如图5)。

我们能从美国体育管理机制中学到什么?-新华网体育

   △图5:美国体育治理的五个并行发展(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业余体育治理

   美国业余体育治理体系是社会主导型的,充分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在保障各个主体充分沟通和有效协助的前提下,实现多个治理中心的横向联动(如图6)。其具体实施主体有六大类:联邦政府机构、地方政府领导、非政府体育组织(各单项体育协会、奥委会等)、宗教组织与种族团体等、基金会以及商业组织。在这其中,协会将通过自治的方式参与到业余体育的治理中并占有绝对领导地位。同时这些社会组织在实现发展规划的前提下,有充分的自治权和自主权。它们的职能涵盖了体育资源的相关配置、体育政策的制定与实施、体育活动的开展和相关资金的募集等。这些组织能够获得领导地位,不仅是因为美国社会组织的高度发达,同时也因为美国联邦宪法赋予它们的绝对权威(美国联邦宪法规定“社会组织在自由经验和自我管理上具有绝对权威”)。

我们能从美国体育管理机制中学到什么?-新华网体育

   △图6:美国业余体育治理模式(来源:HUMS M A. Governance and Policy in Sport Organiz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