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华谊“折戟”:卖座网出表 明星深度绑定成赔本买卖?

性情 时间:2020-08-03 编辑:平心在线企业邮局 浏览:
新浪财经讯 2020年的首个交易日,传媒板块形势一片大好,行业整体涨幅达4.37%,居各行业涨幅榜之首;然而,老牌影视公司华谊兄弟却仍然没有走出困境。 2019年的最后一晚,华谊接连发布8则公告,甩卖资产、人事变动,但随着冯小刚新片《只有芸知道》票房折

新浪财经讯 2020年的首个交易日,传媒板块形势一片大好,行业整体涨幅达4.37%,居各行业涨幅榜之首;然而,老牌影视公司华谊兄弟却仍然没有走出困境。

  新浪财经讯 2020年的首个交易日,传媒板块形势一片大好,行业整体涨幅达4.37%,居各行业涨幅榜之首;然而,老牌影视公司华谊兄弟却仍然没有走出困境。

  2019年的最后一晚,华谊接连发布8则公告,甩卖资产、人事变动,但随着冯小刚新片《只有芸知道》票房折戟、《八佰》定档扑朔迷离,2019年华谊多半继续亏损。

  2019年是李晨、Angelababy等人的东阳浩瀚与华谊对赌的最后一年,也是冯小刚东阳美拉业绩对赌的倒数第二年。与明星IP深度绑定,华谊兄弟究竟是赚是赔?商誉悬顶、减值风险又如何化解?

  出售卖座网4%股权 或将逐渐退出票务业务?

  2019年12月31日晚,华谊兄弟公告称,拟将其持有的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卖座网”)4%的股份转让给陈应魁,转让价款为904万元,后者为卖座网董事兼CEO。本次交易预计取得收益约4567.85万元。

  交易完成后,华谊兄弟对卖座网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47%,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并且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王中磊将不再担任“卖座网”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丁琪将不再担任卖座网董事。

  卖座网“出表”、华谊高管退出管理层,或是华谊逐渐退出票务行业的一个信号。

  华谊在公告中称,此次交易是公司根据整体市场环境、行业周期调整和自身发展情况,所进行的优化和调整。公司现阶段着力主营优势的重建,聚焦“电影+实景”,并持续整合优化现有资源配置和资产结构,逐步剥离与电影、实景等核心业务关联较弱的业务与资产,以集中优势资源不断巩固和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2014年,华谊斥资2.66亿元增资卖座网,获得51%的股权,进军电影票务行业,5年之后,卖座网4%股份仅作价904万元。

  2014年华谊首次增资时,电影票务行业局势尚不明朗,线下渠道占53.73%,而线上的票务平台中,猫眼以17.04%的市场渗透率排名第一,彼时卖座网市场份额和淘票票相近,分别为1.36%和1.91%。

数据来源:易观智库

数据来源:易观智库

  几年过去,线上电影票务行业在经过激烈竞争之后,格局已经初定。易观提供的2017年Q3数据显示,彼时猫眼微影在在线票务平台的市场份额已经上升至52.6%,而淘票票紧随其后占据34.4%,百度糯米及其他平台则分别占据8.3%和4.7%的市场份额,双寡头的竞争格局初步形成。

  在两大巨头的挤压之下,卖座网的业绩不甚乐观。

  2014年华谊在增资的同时和卖座网签署了业绩承诺。卖座网承诺2014年,2014年和2015年,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分别要完成不低于3520万元、8096万元、1.4亿元的累计净利润。同时,华谊还承诺,如果卖座网2014年和2015年分别实现不低于3520万元、4576万元的净利润,2016年净利润不低于业绩承诺的80%,华谊将以卖座网2016年净利润的10倍为估值收购剩余49%股权。

  但新浪财经查阅历年财报发现,华谊并未公布卖座网的业绩对赌情况,且剩余股权收购也无下文,不排除是因为卖座网在2014年~2016年期间并未达成收购条件所要求的业绩。

  据此次出售公告显示,卖座网2018年和2019年前11个月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7亿元和6.05亿元,净利润分别亏损1317万元和9446万元,亏损进一步加大。

  深度捆绑明星IP和知名导演 华谊赚了还是赔了?

  2015年10月和11月,华谊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连发两则公告,分别以7.56亿元和10.5亿元收购东阳浩瀚和东阳美拉两家公司70%的股权。

  东阳浩瀚明星股东包括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等,而东阳美拉的核心则是冯小刚。

  为了与一众大牌明星、导演深度捆绑,华谊给出这两家公司较高的估值(东阳浩瀚估值10.8亿元、东阳美拉估值15亿元),并且分别签署了业绩承诺。

制图:新浪财经、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制图:新浪财经、数据来源:公司公告

  对于东阳浩瀚来说,业绩承诺期限为五年,截止日期为2019年12月31日,明星股东承诺2015年的净利润不低于9000万元,自2016年起,每个年度的业绩目标为上年度净利润基础上增长15%。

  计算可知,李晨、Angelababy等人合计承诺了华谊5年6.07亿元的净利润,而交易对价为7.56亿元,如果东阳浩瀚踩线完成5年的业绩对赌,仍然有接近1.5亿元的空缺,不能完全收回成本。查阅财报发现,东阳浩瀚2017年和2018年均超额完成了业绩承诺,2019年全年业绩数据尚未公布,但半年报显示,东阳浩瀚上半年亏损1306.7万元,对比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东阳浩瀚分别盈利6652万元和1.15亿元,或可推测,东阳浩瀚2019年业绩承诺完成存较大压力。

  而冯小刚的东阳美拉情况则更加严峻。2017年,冯小刚的《芳华》上映,斩获约12亿票房,帮助东阳美拉完成当年的业绩承诺;而次年2018年,冯小刚并无电影作品上映,当年仅实现6501.5万元的净利润,冯小刚于是自掏腰包补缴了业绩承诺差额,计入2018年华谊兄弟营业外收入4775万元。

来源:公司公告

  2019年底,冯小刚新作《只有芸知道》上映,截至1月3日仅斩获1.43亿的累计票房,豆瓣评分6.5分,猫眼评分8.5分,票房和口碑均不理想。按照分成来看,《只有芸知道》的制作方和出品方所获大概率难过千万,东阳美拉或许无法收回成本。在这样的背景下,要完成2019年1.52亿元的净利润,对于东阳美拉来说难上加难。

  对赌结束前的倒数第二年,冯小刚大概率依然要自己掏钱填补业绩承诺差额。

  由于当初交易对价高达10.5亿元,合计承诺净利润仅6.74亿元,即使再掏腰包冯小刚也几乎不会赔本,但华谊却要为当时深度绑定的决策买单。

  此外,冯小刚和华谊在2009年曾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约定在合作期限内为华谊拍摄五部电影作品,《我不是潘金莲》是冯小刚完成的第四部电影作品,《芳华》为最后一部。

  2018年,曾有投资者对华谊收购东阳浩瀚提出质疑,认为这家公司当时成立仅一天,是一家壳公司,却获得10.8亿元的估值。对此华谊回复称,东阳浩瀚的业绩承诺完成率极高,项目和业绩是对所有疑问最好的解答。

  如今对赌已经结束,东阳浩瀚和东阳美拉业绩承诺完成情况并不乐观,同时还为华谊兄弟埋下了另一个隐患——高额商誉。

  2018年,华谊兄弟对常升影视、卖座网、东阳美拉、GDC Tech BVI合计计提了9.7亿元的商誉减值,导致当年巨亏10.93亿元,为上市来首亏。

来源:公司公告

来源:公司公告

  在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后,2019年三季度华谊兄弟账面商誉依然接近20亿元,今年东阳美拉和东阳浩瀚业绩承诺完成度堪忧,若继续计提商誉减值,2019年华谊业绩将持续承压。

  人事变动不断

华谊“折戟”:卖座网出表 明星深度绑定成赔本买

华谊“折戟”:卖座网出表 明星深度绑定成赔本买

新浪财经讯 2020年的首个交易日,传媒板块形势一片大好,行业...[详细]

国际象棋国家队明星新秀网络对抗赛月底亮相

国际象棋国家队明星新秀网络对抗赛月底亮相

人民网北京3月19日电(记者郑轶)据中国国际象棋协会消息:“...[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