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一国两制”的伟大构想与成功实践(2)

港台新闻 时间:2019-10-18 编辑:平心在线企业邮局 浏览:
20年来,中央领导集体高度重视“一国两制”在港澳的实施,积累了丰富的成功经验。特别是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总揽全局,针对新情况新问题阐述了一系列重大指导思想,为深入实施“一国两制”指明

  20年来,中央领导集体高度重视“一国两制”在港澳的实施,积累了丰富的成功经验。特别是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总揽全局,针对新情况新问题阐述了一系列重大指导思想,为深入实施“一国两制”指明了方向:明确将“一国两制”纳入国家“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香港澳门融入中华命运共同体;强调“一国两制”根本宗旨不可分离的两个基本点;提出正确处理国家和港澳关系的“三个不可偏废”;明确中央“坚定不移,全面准确”实施“一国两制”的八字方针;强调中央对港澳的全面管治权,坚持中央在实施“一国两制”中的主导作用;强调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依法治理港澳,等等。这些重要论述和思想大大丰富了“一国两制”的理论宝库,推进“一国两制”实践沿着正确方向深入发展。

  20年来,尤其是十八大以来,中央牢牢把握“一国两制”主导权,稳妥处理港澳一系列重大政治、法律问题。2014年,中央政府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全面阐述了“一国两制”方针取得的巨大成就,明确提出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概念,起到了激浊扬清、正本清源的作用;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8·31决定”,确定了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制度的核心要素和程序规则,确保普选的正确方向;指导、支持香港特区依法处置非法“占中”活动,维护了香港社会的法律秩序;2016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主动解释基本法第104条,遏制、打击“港独”势力,维护了基本法权威和香港法制。

  从“一国两制”的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层面看,回归祖国的港澳依法保持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法律基本不变;依法实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特别行政区制度运行顺利,特区管治保持良好水准;港澳居民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经济稳步增长,社会各项事业持续进步,在国际上树立了脱离殖民管治的地区持续发展的成功范例。

  以香港特别行政区为例,自1995年至今,连续23年被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仍然是最具竞争力的地区之一。从1997年至2016年,本地生产总值年均增长3.2%,经济规模增长近一倍;财政储备增长98.5%,外汇储备增加3.16倍,失业率保持在3.3%上下,整体情况远好于多数经济发达国家。借助“一国两制”优势,香港和祖国内地基本实现贸易自由化,两地都从高度密切的经贸关系中获得最大收益。香港至今仍是内地最大的外资来源地和融资平台,同时也是内地对外投资的主要目的地,是内地第四大贸易伙伴和第三大出口市场,日益成为人民币国际化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战略平台。香港正在依托祖国内地的坚强后盾,不断提升自己的国际竞争力。世界银行统计数据显示,香港在政治稳定、政府效能、规管品质、社会法治、贪腐控制、言论自由等方面的指标,都远远高于回归前,得到国际社会高度认可。特别是社会法治水平的全球排名,由1996年的60多位大幅跃升到2015年的第11位,彰显了香港法治的持续和提升。至于对外事务方面,回归后的香港获得基本法广泛授权,对外交往更具活力,呈现出更加广阔的国际活动空间。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当今香港在国际社会的权利能力、行为能力以及影响力,远远超出港英时期水平,成为“一国两制”一张亮丽的国际名片。

  纵观“一国两制”实施的20年,香港澳门在中央支持下成功抵御了回归后的各种挑战和冲击,整体保持繁荣稳定,充分彰显了这一方针的强大生命力。中国共产党有能力、有智慧和平收回港澳,也一定能够治理好、发展好港澳。港澳必将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继续发挥独特而重要的作用。试看今日之寰宇,何曾有过这种治国理政创举,我们应该理直气壮地宣示“一国两制”取得的伟大成就。

  (二)正确认识“一国两制”实践中的问题与挑战

  “一国两制”是现代国家治理史上的伟大创新,必然伴随巨大挑战。当前“一国两制”在香港、澳门进入深入实施阶段,实践中出现一些问题,显露一些深层次矛盾,当视为题中应有之义,毫不足怪。

  “一国两制”实践中面临的问题来自多个方面:有些是历史形成、长期积累的,有些是在发展中新出现的;有些具有全球性、共同性特点,有些则是香港独有的,有些表现出结构性矛盾的特征,有些则与我们的工作思路和方法不无关系。对此,我们应该保持冷静,实事求是地认识和应对。要充分认识港澳工作,特别是对港工作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保持战略定力。同时要对存在问题和矛盾具体分析,区别对待,善于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逐步缓解和解决这些矛盾。那种把当前问题归咎于回归及“一国两制”的说法,既不符合事实、不符合辩证法,不能成立,也会动摇我们对实施“一国两制”的信心,要坚决反对。